红包缩水聚餐少 孤老新年倍凄凉?

红包缩水聚餐少 孤老新年倍凄凉?

还有两星期就是新年,捐助老人院的新年礼物和红包热度大不如前。只差两周即华人农历新年,然而捐助老人院或是孤儿院的施赠贫老活动似乎还未热起来,一些老人院的负责人甚至以“糟糕”来形容今年的施赠情况。

我国经济不景气,加上新学年开学、民众谨慎用钱因素影响,过去每个年头都会捐助老人院的善款与红包数额、新年礼品,包括邀请贫老聚会吃新年餐的次数,也明显减少。

与往年比较,善心人士捐助的红包数额也随着经济放缓而削减,有老人院负责人指称去年和前年由热心人捐出的每封300令吉红包,减少至今年的200令吉。

他们认为整体经济大环境,尤其捐助或支出方面的谨慎等等,带来了连锁反应,就连慈善团体所办的老人院,也因为捐助者减少而面对支撑困难。

新年聚餐也减少

大部分由团体组织或非政府组织承办的老人院并无征收任何费用,无条件免费收容孤老,平时靠的是社会热心人士捐助或赞助一些干粮,帮助安老院每月开销。

除了红包数额减少,新年前的贫老聚餐同样比往年来得少。

红包缩水聚餐少 孤老新年倍凄凉?

约访团体寥寥可数——芙蓉美嘉威安老院、残障及孤老中心院长●刘西堂

今年的情况很糟糕,比较起以往新年前的一个月,已有不少人或团体预约准备拜访老人院,与老人共庆新年。不过,现在距离农历新年只剩下14天,约访的团体是寥寥可数。

现在各团体或是个人捐助老人院或贫老的善款和新年礼品,明显也受到国内经济放缓影响。

美嘉威安老远内有40人贫老,开销不小,捐款减少下唯有自己承担支出。我们也希望更多人到访安老院及了解操作,与贫老谈谈天或办些健康活动游戏,为贫老们解闷。

减少聚餐和红包钱——芙蓉小甘密老人院●李亚才

今年到来捐助给贫老的个人或团体善款确实减少,也有热心人士的红包数额,由去年的每封300令吉减少至今年的200令吉。

人们的消费增加,新学年开学又与农历新年只相隔一个月,加重各家庭的支出开销,这也间接影响贫老所得的红包与新年礼品。

纪录显示,过往每年冬至后即会有善心人士和团体组织先后到访老人院,甚至安排了新年聚餐与贫老一起过新年,然而今年却非常少。

芙蓉小甘密老人院目前有9男9女贫老,我希望社会人士能够抽空到来与他们一起欢庆新年,捐助或派红包让他们过个快乐年。

亲自煮食减雇员工——芙蓉亚沙路九州花园同心乐龄关怀中心负责人●张德湋

迄今只接了新年期间拜访老人院的预约,还没有个别家庭或社团组织到访,让人感受到经济放缓到来的冲击,影响了善心人士的捐助能力。

我只能够以“糟糕”来形容今年的情况。

去年还有善心人士捐助每名贫老100令吉红包,看来今年的红包数额会减少至50令吉或以下。

由于行情差,赞助或捐助人大幅度减少,如果以往有10%热心人士捐款,现在恐怕只剩下2%。

靠自己生意补贴

现在不仅是捐款来源少,就连送来的粮食也变少,平时赞助者会送来5包米,现在却仅会送一包。 

少了善心人士的捐助,中心经济状况会更加吃紧,唯有靠自己的生意补贴,而且会亲自为8女7男孤老准备膳食,减少雇用职员的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