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该存或给孩子?专家教你聪明处理压岁钱

农曆新年快到了,张阿公与张阿嬷正忙碌的採买年菜、打扫家里,準备好好迎接3个女儿及女婿、外孙、外孙女回家团圆。初二吃完中饭,张阿公大方的发给每个外孙、外孙女每人5,000元红包。

当阿公回房休息后,在客厅聊天的3姊妹开始要求小孩交出红包钱。大姊说:「拿过来,我要帮你缴学费。」二姊说:「我要帮你全部存起来,不准花掉。」只有小妹告诉孩子:「一半存起来,一半妳自己决定要怎幺花都可以。」

大家都很讶异的问:「小妹,妳不怕小孩乱花钱吗?」只见她笑着说:「红包对小孩来说是额外的收入,平常我就已经运用零用钱教她怎幺有计画的花钱,小孩已经被训练成花钱之前会先思考怎幺花,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

小妹说完反问帮小孩代管红包的大姊与二姊:「妳们真的有帮小孩管好红包钱吗?」大姊心虚不敢说话,因为她其实早已準备好学费,小孩的红包反而变成她自己的额外收入,她正计画利用小孩的红包钱帮自己添购新衣服、新鞋子,犒赏自己。

二姊虽然有把小孩红包存入银行里,但是每次碰到钱不够用时,她就会从小孩户头里把红包提领出来,所以虽然帮小孩年年存下红包钱,最后还是花掉。

国小起给部分红包,让孩子从小学习如何用钱

新的一年小孩开心领红包的日子又来了,身为父母的你,是张家大姊、二姊还是小妹类型呢?最好的做法应该要像张家小妹一样,可以给小孩一部分红包自由运用,让小孩有机会学习如何支配金钱,思考金钱的价值,埋下理财的种子。

曾在银行工作多年,后来转入磊山保险经纪人公司担任业务副总的郑芳龄就像张家小妹一样,当小孩国小之后,就把一半的红包存起来,一半交给小孩自由支配,只是在给小孩一半红包之前,她会请小孩先想一想该怎幺运用这笔钱。

「既然给小孩自由支配一半的红包钱,就要尊重小孩的花钱决定,父母绝对不能批评,让小孩练习做花钱的决定,但父母在事后可以用聊天的方式引导小孩去思考这笔红包这样花值得吗?协助孩子建立正确的金钱观,让他们从小对钱有感觉。」

郑芳龄以自己的2个孩子为例,女儿拿到一半红包钱时会把一部分存下来,其他花在自己最喜欢的动漫上面,儿子红包钱储蓄的比率则很低。郑芳龄就会藉故用聊天的方式了解女儿为什幺这幺喜欢动漫,聊过之后才知道这是女儿的嗜好,是生活娱乐的一部分,但女儿绝对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拿来买动漫,只拿一部分满足自己的欲望,这代表女儿不是乱花钱,而是非常清楚自己如何在有限的预算内满足消费欲望,谨守花钱的原则。

至于儿子,郑芳龄也是用同样聊天引导的方式,了解儿子花钱的想法,并且总是问他:「如果可以重来,你会怎幺花这笔钱?」在这样的训练下,郑芳龄的儿子已经学会如何分配金钱资源,可以自己做规画,在预算内完成一趟梦寐以求的自助旅行。

尊重孩子用钱决定,父母可事后沟通更好用途

「大人都可能因为金钱使用不当而犯错,更何况是小孩?但我宁愿他们小的时候犯错,因为小时候乱花钱所付出的代价比较低,而不要等他们长大了在金钱运用上跌跤,那个代价未必是大人可以承担的后果。」

郑芳龄感慨的说,她有一名年仅20多岁的保户就是因为从小没有学会如何好好花钱,没有建立正确的理财观,虽然很会赚钱,但是却更会花钱,最后欠下300万元的债务不知所措,如果没有人即时出手引导她做债务整合,这个年轻人可能就会因为债务愈滚愈大而毁了人生,后来,她慢慢引导客户做金钱分配,最后不但还清债务,还存了上百万元投资房地产,财富由负变正,人生也跟着大不同。

因此,郑芳龄建议如果小孩已经就读国小、国中、高中甚至大学,父母应该把一部分的红包钱让小孩自由运用,只是给红包之前,父母可以请小孩做消费计画,等小孩想好后,父母也可以提出另一个花钱计画,提供孩子另一种花钱的思考模式,如果小孩不接受,父母也要尊重小孩的花钱决定,但事后可以问小孩:「如果可以重来,你会怎幺做才能让这笔红包钱发挥最大的价值? 」透过沟通引导,让小孩的金钱观步入正轨。

如果小孩还不懂如何编列预算,也不知道该怎幺花这笔红包钱时,富兰克林证券投顾协理卢明芬建议可以用扑满预算编列法,教小孩做简单的预算分配。例如父母可以準备4个扑满,请小孩把拿到的红包钱分成4份,第1笔钱存入1号扑满,这是要存起来的钱;第2笔钱存入2号扑满,这笔钱可以拿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像是买小玩具、零食等;第3笔钱存入3号扑满,这笔钱当作紧急备用金,以后如果需要文具用品,可以用这些钱支付;第4笔钱放入4号扑满,这笔钱是要捐出去的,让小孩了解几百块钱可以花掉、也可以帮助其他小孩过更好的生活,小钱也能改变世界。

至于父母帮小孩代管红包钱,又该怎幺管才是最好的理财方式呢?CFP(认证理财规画顾问)兼任台北商业大学企管系讲师麦玮玲建议,父母代管的红包钱最好专款专用,而且是放在小孩的户头里,一年一年累积,小小红包也可能变成百万教育金,无形中就轻鬆存下小孩高等教育学费,减轻父母的负担。

麦玮玲以自己为例,她从女儿出生以后,就把女儿每年的红包收起来,自己再额外补贴凑成6万元整数,存入女儿的银行帐户,每个月定时定额5,000元买基金,假设年报酬率6%,等女儿20岁时,这些红包钱就会变成232万元,成为女儿留学的教育基金,而到时她已超过55岁,也不用为女儿的留学金烦恼,更不会侵蚀到自己的退休金,相当轻鬆。

父母代管的红包钱,应放在小孩户头专款专用

「我女儿才4岁,所以我会帮小孩全部代管红包,但是全部代管不代表我都没有灌输她金钱观,而是从日常生活就告诉她如何在有限预算内做取捨。」麦玮玲举例,父母很常带小孩去卖场买东西,卖场就是一个很好的金钱训练场地,像她都会告诉女儿:「妈妈今天只有带100元,但是妳选的这两个零食加起来超过100元,我不能全部帮妳买,那妳要哪一个?」在生活中灌输女儿只能在有限金钱内做最好的选择。「但更重要的是在父母身上,很多父母说一套做一套,而且不坚持原则,小孩要什幺就给,所以问题出在父母身上。」

卢明芬则强调,父母灌输孩子正确的金钱观千万不要等到给红包时才谈,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就要不着痕迹、很自然的把观念带入孩子的生活中,但这部分台湾父母能做到的比较少,主要是很多父母总认为小孩还小不懂或是不知道如何教导,因此可以看到许多台湾年轻人的消费能力比父母还要强,一旦错误的金钱观养成,坏的消费习惯就很难改变。

反观欧美等成熟国家,都是在小孩13岁前就开始培养正确的理财观,也许台湾父母也可以藉由平时发放零用钱,让小孩养成预算编列、记帐、检讨消费结果等好习惯,从一次又一次的花钱中,逐步学会金钱的价值,进而规画出人生愿景。